您当前位置:首页 > 茶叶新闻 > 行业新闻 > 详细内容浏览

“热钱”催生的普洱茶

2009/5/12 0:00:00  来源:贵叶龙茶叶商城   浏览量:59

“前几年,我们这个小县城连悍马都有十几辆,奔驰和宝马就更不用说了。”云南边陲的勐海县城司机小吴感叹普洱茶牛市时的好时光。随着普洱茶泡沫的破裂,这个盛产普洱茶的小县城从喧嚣又归于宁静。2007年勐海有200多家普洱茶厂,到了2008年只剩下40多家,今年开工的不到10家。就像当初牛市时蜂拥而入一样,大量资本在普洱茶泡沫破裂时又一哄而散。

在这轮普洱茶行业洗牌中,传统的商业模式受到了严峻的挑战。据知情人士透露,业界口碑不错的下关沱茶厂目前资金链非常紧张,正在寻求接盘者。云南茶业中以红茶闻名的滇红集团,由于前几年大量扩产普洱茶,在2008年曾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滇红集团控股方是广西糖业集团,下关沱茶厂也有资本力量介入,曾谋划在2008年上市。“这两家企业的模式过于简单、传统,但又不具备大益那样的抗风险能力,所以受到的冲击很大。”这位知情人士分析说。

“现在低迷的市场更加考验普洱茶的商业模式和经营能力。”《普洱》杂志副主编周重林说。

在大量投机性资本被淘汰出局之后,那些资本背景强大、商业模式独特的普洱茶企业正在脱颖而出。

2008年7月,在昆明最繁华的三市街商业中心,一家普洱茶专营店的开业让业界颇感意外。在三市街高端品牌云集的柏联广场,柏联普洱茶专卖店就开在雅格斯丹、劳力士、CK等世界一线时尚品牌旁边,淡绿色的格调、雅致的店面,十分招眼。产品包装上大量借鉴了国际名酒、名烟、巧克力的包装元素,时尚感、现代感十足,完全颠覆了普洱茶的传统形象。

就在柏联大厦12层办公的周重林最初也没有注意到这是一家普洱茶专卖店。“我最初以为这家店也是卖奢侈品的。”周重林说。这间气度非凡的普洱茶店,是世界顶级时尚品牌爱马仕设计团队的作品,柏联普洱的大部分产品包装也是请爱马仕操刀。

令业界不解的是,被“热钱”催生的普洱茶泡沫2007年下半年已经破裂,普洱茶价格已经不到高峰时的一半,销售量也剧减。柏联普洱为何此时却高调逆流而上?

“2006年我们启动对普洱茶市场的调研,已经预料到2007年整个行业会下滑,但是我们还是在2008年推出了我们的产品。我们并不急,因为我们不求一时之利。”柏联普洱茶庄园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军说。柏联普洱茶的底气,来源于其母公司柏联国际集团。柏联集团是云南、乃至西南地区最有实力的商业地产、旅游地产开发商。让业界耳目一新的柏联普洱茶专营店,不过是柏联普洱茶进入流通环节之后的渠道而已。这远不是柏联普洱茶的全部。

“我们是用法国葡萄酒庄园的理念在做普洱茶。”杨军介绍说。法国葡萄酒庄园闻名世界,葡萄酒酿造过程和美丽的小镇风光吸引了全球的观光客,带动了旅游业和服务业的兴旺。“在决定进入普洱茶产业之前,我们考虑过柏联到底应该以何种方式进入普洱茶?最后才决定借鉴法国的葡萄酒庄园的模式,建立一个集普洱茶种植、生产、营销、文化、旅游、科研为一体的全新模式。”杨军说。

2007年4月柏联集团购买了云南普洱市西南澜沧县景迈山万亩古茶山的50年独家开发经营权。景迈山是云南哈尼族、傣族、布朗族的主要居住区域,有丰富的民俗资源和旅游资源,景迈山也是云南最著名的茶山之一。柏联集团准备把景迈山打造成世界第一个普洱茶庄园。让杨军颇为自豪的是,2008年已经建成使用的制茶坊。在这个全钢架、透明落地玻璃构成的后现代建筑中,沿着供参观用的通道回廊,柏联普洱茶的制作过程一目了然。除了制茶坊,酒店、会所将成为这个古老茶山的新物种。柏联集团对这种普洱茶+旅游的新模式很有信心,因为运营旅游项目正是他们的强项。此前,柏联集团已经成功开发了云南腾冲和顺小镇和昆明阳宗海的柏联SPA两个经典旅游地产项目。

“柏联普洱完成了一次彻底的蜕变,完全变成了一种后工业时代的模式。”一位业界人士评论说。

在柏联普洱茶的“庄园模式”出现之前,龙润普洱茶是行业里的另类。相比柏联完全的后工业的3.0模式,龙润的模式只能算得上2.0。

“你说不出龙润哪一款产品非常有特色,但是龙润对市场的反应非常灵敏,什么样的产品畅销就做什么样的产品。”周重林说。龙润普洱茶的背后也有大资本,其投资方龙润集团是云南最大的企业之一,旗下有生产排毒养颜胶囊的云南盘龙云海集团,另外还涉足了酒业、矿产等行业。龙润的眼光很独特,2005年底在进入普洱茶行业之初,就将快速消费品作为战略重点。

龙润普洱茶追赶的目标是立顿红茶。立顿红茶在中国市场的年销售额,与中国所有茶类的年销售总额相当,这令龙润颇为眼红。但是龙润在推出了袋泡普洱茶等方便茶之后,发现市场并不乐观。现在龙润普洱茶力推一种叫做“头道水”的新产品。看上去这种产品就是一个普通的一次性水杯,但在杯底的一个夹层中已经放上普洱茶,只需要开水冲泡即可饮用。龙润“头道水”主要客户是像中国移动这样的大公司,产品针对性很强。在很短的时间里,“头道水”的销售额已经占到了龙润普洱销售额的1/3。2009年1月,龙润普洱茶还与建设银行昆明分行共同发行了首款普洱茶信托理财产品。

和柏联国际集团一样,云南诺仕达集团在省外并不为人所知。这家低调的公司,在昆明甚至都不甚有名气,但是提到“ 七彩云南”就无人不晓了。杨丽萍作为形象代言人的“七彩云南翡翠”,以及云南省经营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七彩云南旅游购物中心,都在该企业旗下。2007 年诺仕达斥资120亿,投资兴建昆明新城的商务中心项目——春城财富中心。此外,诺仕达旗下还拥有“南亚风情园”、“金宝山艺术园林”和“昆明市中国旅行社”等多家企业。似乎这是一家与普洱茶不相干的企业。只有云南茶业界人士才知道,诺仕达是行业中最具实力的潜伏者。

“诺仕达集团普洱茶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七彩云南珠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尽管诺仕达在普洱茶产品上并没有特别优势,但是对渠道的掌控能力无人能比。

2000年诺仕达在七彩云南筹建了第一个庆沣祥茶庄,开始涉足经营普洱茶。在此后的发展中,诺仕达在云南和北京分别控制了两条非常重要的销售渠道。在云南,诺仕达掌握了大量的旅游资源,七彩云南几乎成为外地旅游团到昆明的必经之地。“就是一块很普通的石头,七彩云南也能卖得出去。”这位知情人士说,不仅在渠道资源上占优势,七彩云南的销售团队本来就十分强悍,所以七彩云南的普洱茶市场很快就打开了。

事实上,直到2007年11月12日,七彩云南投资6000万元兴建的勐海七彩云南茶厂才开业。知情人士透露,在此之前庆沣祥普洱茶的产品都是直接从其它厂家收过来的。

在北京,七彩云南着力将“庆沣祥”打造成高端普洱茶品牌。“七彩云南的普洱茶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营销体系,在北京的主要客户是金融界、政府的高端人群。”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2007年6月6日,北京金融街、CBD财富中心、富力城的3家“庆沣祥”普洱茶庄同时开业。北京的一位普洱茶发烧友包先生认为庆沣祥普洱茶品质一般,但是价格很昂贵,“走的并不是纯市场的路子”。但庆沣祥与普洱茶业界交流极少,鲜有人知其运作内幕。

尽管普洱茶泡沫破裂之后,资本的投机性曾遭到猛烈的批判,但毫无疑问资本正在深刻地改变着普洱茶这个传统的行业。在排名靠前的普洱茶大企业中,全部有外行业的资本背景。“这些年进入普洱茶行业的资本,多少都有投机的成分。”云南省茶业协会副秘书长方可说,“但资本已经把普洱茶提升到一个高层次的系统内循环了。”这波进入普洱茶的资本,对普洱茶经营理念、品牌意识、商业模式、技术改造等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在昆明机场,随处可见大益普洱茶的广告,连机票、摆渡车的扶手这些不显眼的地方都被占满了。尽管行业低迷,2008年大益普洱茶斥资5000多万在央视投放广告,反而加大了对品牌的投入。2008年大益普洱茶的销售额只有将近3亿元,相较前两年年七八亿元的销售额下降了大半,但是随着一大批普洱茶企业被淘汰出局,大益的市场份额在迅速提高。在业界人士看来,这正是大益做品牌的好时机。

大益是第一家在央视做品牌宣传的茶类企业。无论是产品还是渠道,大益都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普洱茶企业。但大益控股方雄厚的资本实力,以及牛市中的丰厚积累,使得大益能够从容在行业低点发力。大益普洱茶的前身是有着将近70年历史的勐海茶厂,拥有7542、7572等多款普洱茶经典产品,并形成了一批相当稳定的消费者。2004年勐海茶厂实施改制,90%股权被博闻国际投资集团公司收购。博闻投资涉足了电子、水泥、投资等行业,旗下拥有上市公司博闻科技。70年的发展历程,加上雄厚的资本背景,大益行业霸主地位已经难以撼动。

“现在大益不仅是普洱茶的第一品牌,也已经是中国茶业第一品牌。”周重林说。中国茶的品牌主要是茶类品牌,比如龙井、铁观音、竹叶青等等,都属于某一种茶类,没有一个企业的品牌。造成的后果是,尽管都叫龙井茶,但是品质却良莠不齐,加上传统小农经济的特点,始终没有形成真正强势品牌。而在资本推动下,品牌意识率先在普洱茶行业觉醒。

对于普洱茶行业冬天的说法,龙润普洱茶副总裁娄自田表示反对,“市场还没有入门,怎么能说是冬天呢?”他认为,前几年充斥普洱茶市场的全是投机者,整个行业全是传统的茶业企业,“他们连自己的市场在哪里、消费者在哪里都不知道。”而这次行业调整,刚好淘汰掉大量没有市场意识的传统企业,在行业中留下了一批有资本实力、有经营能力、有品牌意识的大企业。“这些企业才是未来行业的主导力量。”在普洱茶第一梯队中,大益、龙润、柏联和庆沣祥形成了四强鼎立的格局。一个新的江湖正在形成。有趣的是,四家企业的风格、专注点不同,产品定位也不同。“我们这四家企业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市场在哪里,消费者在哪里,不存在恶性竞争。”娄自田说。

相关文章